11/18:星座、交易、禍不單行


「我這個禮拜真的是禍不單行,除了被長官強塞的工作以外,還被學生投訴,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啊?只不過是想把份內的事情做完而已,現在回到家裡還要遠端加班!真是夠了!」

尹妃用叉子將玫瑰荔枝磅蛋糕切塊,忿忿地咬下,讓芬芳美味的甜點治癒身心。坐在她對面的阿聖靜靜聽著,一邊替她在杯子裡添滿檸檬紅茶,頓時香氣四溢。

「但是,妳不會離職的吧?」阿聖淺笑。

「當然,我很愛這份工作……」她嚥下蛋糕,配了口茶,「……的薪水。當然環境和同事也是一個因素。只要氣氛愉快,工作再累都沒問題。」

「我呢我呢?」

「你只是贈品。」尹妃見阿聖的笑容垮下,捏了他一把,「就像超市裡買小香腸送的醬油一樣,是你讓這份工作變得更加美味。」

阿聖愣住,「這是讚美嗎?」

桌上沙漏裡的沙子不斷往下墜落,最終將下方填滿時,輕緩的腳步聲打斷了兩人的交談,來者正是「Missing Sunday」這間咖啡廳的老闆月誅,他有著一頭引人注目的淡金色長髮,身穿卡其色長褲和白色襯衫,圍著深色圍裙,身材修長,五官中性清秀,性別遭錯認早已是家常便飯。

「用餐時間已到,麻煩待會至櫃臺結帳,感謝您們今日的光顧。」月誅淡淡道,一邊收走計算時間用的沙漏,並送上帳單。

這間店不論對象及時段,即使店裡無人,依然有用餐時間的限制;尹妃和阿聖常來此店光顧,也早已習慣老闆這略不講理的作風。只要東西好吃,她不介意這些古怪的規定。

送走尹妃及阿聖這組店裡唯二的客人後,月誅回到吧臺清洗杯子,目光忍不住飄向靠近書櫃的單人桌。一名戴著紅色粗框眼鏡的女性捧書而讀,短髮不染不燙,貼服著耳朵的輪廓,茶色長裙和針織毛衣凸顯她的嬌小,是那種在路上隨處可見的文學少女。

她桌上的沙漏早在一小時前就被收走,但月誅並沒有趕她出門。他從冰箱找出胡蘿蔔,丟進調理機打成汁,再將稍早沖好放量的綠茶倒入,調和成顏色複雜的胡蘿蔔綠茶。他花了兩分鐘選擇杯子,最後挑選有著楓葉花紋、充滿秋日氣息的玻璃杯,插入吸管後送至該桌。

女孩抬起頭,推了下滑的眼鏡,遲疑中帶著緊張。

「這是?」

「請妳的,妳和我高中同學長得很像。」

「啊……是這樣嗎?」女孩眼神游移,輕撫書籤。

月誅逕自拉了張椅子過來,在她旁邊坐下,支著頰,臉上多了一絲慵懶及閒散。店寵白鼻心舖過來,在他的大腿上蹭了個好位置,捲成一團撒嬌打呼。

「她是我的初戀情人,但自從我搬家之後,我就和她失去聯繫了。多年來,我一直很想見她一面,但始終和她擦身而過。」月誅觀察著她的反應。「直到現在,我也還在等她出現。」

--三個小時前,月誅看見她在門外徘徊,起初以為是來嘗鮮的初訪客人,然而,當她推門而入的那一剎那,時間彷彿凍結了。兩人四目相交,但彼此一語不發。直到店寵白鼻心從女孩腳邊溜過,她嚇得尖叫,打破了這陣沉默,而後被他迎進店裡坐下點餐。

這是他從認識她起,第一次聽見她的聲音。

女孩問道:「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嗎?」

「有就好了,但是當時並不流行寫電子郵件,即使有電話號碼,撥電話給她也得不到回應。」月誅輕敲桌面。「妳猜,是為什麼?」

女孩把書籤夾進書本闔上,深呼吸,「因為,她……無法說話。」

她用的是肯定句,而不是疑問句。

月誅笑出聲,清澈的低柔嗓音,化解了兩人之間的尷尬。

「妳都有勇氣進來了,為什麼沒有勇氣跟我打聲招呼,茹鶯?」

「我以為……你已經忘了我。」茹鶯握緊了雙手,「我在網路上看到這間店的討論,看到你的名字時,我以為……我在作夢。要是你認不出我怎麼辦?我該怎麼跟你開口?我……我想了很多……」

「但妳還是來了……那天我一聲不響地消失,妳不恨我嗎? 」

「我想過,是不是你終究還是對我厭煩了?還是我的情感造成你的壓力?我好一陣子……沒辦法……」茹鶯搖頭,將話語嚥下,「但後來我發現,赤藻也同樣人間蒸發,你們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……或是出了什麼意外,才會不告而別。」

月誅握住她的手,軟弱無骨,體溫略高於他,茹鶯略略一驚,接著反握回去。

「我現在聽不到了,不像以前一樣透過碰觸就可以得知想法。」月誅沒有鬆手,反倒揉起她的掌心,「妳呢?發生了什麼事?我以為妳的聾啞是天生的,這輩子再也無法治癒。」

「我和某人做了一筆交易。」茹鶯微微笑,推了推眼鏡,「他答應治癒我的殘疾,只要我答應他一件事情。」

「交易?」月誅沉下臉,他知道這世上有太多誘惑人心的惡魔,為了滿足人類的願望,威逼利誘他們將靈魂、記憶,甚至是更重要的事物作為代價。

「啊,不是你想的那樣,那個人沒有從我這裡拿走什麼,我現在過得很好,也沒有生命危險。只是,他說那件事情必須對任何人都保密,所以只能跟你透漏這麼多……」茹鶯慌張地解釋道,「你生氣了嗎?」

「真的沒大礙?」

茹鶯用力點頭,「我保證,這個交易絕對不會造成任何傷害。」

月誅吁了一口氣,眉頭鬆開,人也往後靠著椅背,他將杯子推向茹鶯。

「不喝嗎?我特地選了與妳今天服裝風格相符的杯子。」

「這杯是什麼?」

「妳喝就知道了。」月誅托著頰,看她喝了一口面露驚喜的模樣,不自覺地莞爾,「真沒想到,會以這種方式和妳重逢。」

「好懷念,念高中的時候,校門口那間飲料店專推這種奇怪的飲料呢。月誅跟那時候比起來,也變高了不少,但頭髮還是一樣長。」茹鶯小口啜飲著胡蘿蔔綠茶,「赤藻呢?」

「他現在成家立業了,正在為他的事業打拚。」月誅含糊道。「妳剛剛在看什麼書?」

茹鶯把書本翻過來,封面以優雅燙金的字體寫著《東方星宿與西方星座解析》。

月誅挑眉,「妳有在研究星座?」

「隨便翻著看而已,我說的那位朋友,算是一名算命師,擅長用東方二十八星宿幫人分析命理,他是這裡的常客,這間店也是他跟我推薦的。」

「……妳那位朋友,是不是也擅長塔羅牌?」

「我只給他算過一次,月誅認得那位算命師嗎?」

豈止認識,根本熟到不行。月誅閉上眼輕揉太陽穴,那王八蛋,他不怕食物裡被他下毒嗎?吃了熊心豹子膽,竟然敢瞞著他。

叮鈴鈴--

門鈴響起,一位身穿斗篷的男子風塵僕僕地走進,卸下帽兜,星辰信使特有的銀灰色星狀耳墜閃閃發亮。婁宿的視線在月誅和茹鶯兩人身上逡巡,露出笑靨。

「早安呀,你們總算相認了。」


《END》

好久沒寫這對了……其實我只是想寫前面那段而已XD 感謝小柯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月之鄉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