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/4:單身、流浪、假戲真做
<非禮‧刎篇>

--

從十八樓遠眺出去的夜景極佳,整個臺中市盆地宛如巨大的珠寶盒,灑滿了碎鑽珍珠,閃閃發亮。這裡是位於黃金地段的高級餐廳,桌椅經過重新安排,中間保留寬廣的走道,窗邊以布簾和植物,隔出隱蔽性極高的雙人座椅;悠揚的古典樂現場演奏,製造出輕鬆又不失莊重的氣氛,人們們三兩成群,持著酒杯相談甚歡。

歲伊喝完一杯果汁,等侍者取走空杯,轉而拿了一盤蛋糕,盡可能讓注意力分散到其他方面。她避開人群,窩居在宴會廳一隅,鬱悶地思考自己怎麼會身在此地。

「我是個國三考生,明年要考會考,而且下禮拜就是中區第一次聯合模擬考,我在這裡做什麼?早知道就帶參考書來了。都是那個混帳……」

「妳找我?」

優雅溫潤的嗓音在身後響起,歲伊渾身一僵,轉身,皮笑肉不笑地對凱斯胡扯,「沒什麼,我在背書。這個活動幾點會結束?」

凱斯穿著一席筆挺西裝,左側金髮梳到耳後,露出翠綠耳墜,深如墨潭的雙眸漾著難以理解的笑意,「這只是開場而已,重頭戲還在後面,要不要我先介紹幾位單身的青年才俊陪你解悶?」

「你這個騙子,這明明是一場相親活動,能有什麼重頭戲?」

身為考生的歲伊,國三生活除了念書以外還是念書,枯燥乏味、乏善可陳,但至少按部就班、井然有序--然而,自從上個月凱斯摔進她家後,她的生活就徹底被打亂了。

「我可是好心要幫妳製造機會,真讓人傷心。」凱斯搭著歲伊的腰,一手扶著她的手肘,表面上看似紳士,實則牽制著不讓她藉口逃跑。凱斯執起她的手,在手背上烙下一吻,「妳是自願來的不是嗎?我可沒逼妳。」

手背傳來一熱,歲伊連忙抽手,悻悻然道:「是啊是啊,你沒逼我。」

即使歲伊百般不願意,凱斯依然有辦法逼她就範。與其讓心智被他人支配,她還寧願自己走入陷阱--至少是出於自己的意願。

她今天在凱斯好友紅炎的巧手下,將自然捲長髮編成髮髻,以木雕荷花髮夾固定裝飾。身穿荷綠色高領無袖雪紡洋裝,烘托出她的稚氣與純真。

凱斯興味盎然地瞅著歲伊半晌,目光轉而落向前方舞臺上,剛結束一曲演奏的鋼琴演奏者朝大家一揖,接過麥克風,成熟富有磁性的嘹亮嗓音,隨即擄獲全場注意力。

「我是這次相親活動的主辦人,黛薇夫人,在此歡迎各位的蒞臨,希望各位今晚能夠賓至如歸,並在我們精心規劃的活動中,找到未來的另一半……」

後面洋洋灑灑有關今天贊助者的宣傳及感謝詞,歲伊聽到走神,又討了杯果汁。

「我才國三,相親也太早了吧。」歲伊吐槽道,「這個活動都不審核參加者資格的嗎?」

「妳可是我推薦來的女士,當然也有人不在乎年齡的差距。再者,妳現在釣到金龜婿的話,就不用唸書唸得這麼苦了,可以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。這樣不是很好嗎?」

「我想跟喜歡的人結婚,而不是跟錢結婚。」

「不愧是重視內涵的優等生。」凱斯拍了拍手,「貧賤夫妻百事哀,這是你們的俗諺吧?即使對方是流浪漢,只要有愛就足夠了嗎?」

「你明明自稱天使,沒想到價值觀卻堪比惡魔。」

「是天上的使者。」凱斯糾正道,他聳肩調侃,「天使跟惡魔本來就並非以價值觀區分,要是有這麼簡單的二分法,主子也不會這麼頭痛了。」

「什麼主子……」

「噓。」

有時候凱斯會和他的夥伴衛祉,談論著她聽不懂的話題。什麼任務、蜜蜂、回收,名詞都聽得懂,但組合在一起的代表含意,她卻想破了頭也沒有弄清全貌過。頂多能猜到他們來自另一個領域,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被目標所傷,所以摔在她家陽臺,並利用她的掩護躲避目標的追擊,繼續執行其他任務。

演說結束,掌聲如雷響起,燈光逐步暗下,原本明亮輕快的樂曲,也漸漸轉變為溫和緩慢的抒情樂曲。這場相親活動已經進入下一個階段,許多人兩兩一組滑入舞池。

「來吧。」

凱斯伸出手向她邀舞,歲伊皺眉。

「你想被我踩死嗎?我不會跳。」

凱斯俯首在她耳畔輕聲呢喃,「妳會的。」他溫熱的氣息拂過歲伊耳垂,她正覺不妙,他卻早一步箝制住她的雙臂,並絆住她的腿,不讓她後退。四唇相貼,凱斯的思緒像一淌暖流般滑入心底,掌握並主導了歲伊的行動意願。

「妳繼續跟我假扮成一對在這場活動看對眼的人,陪我在舞池裡翩翩起舞。妳的舞跳得很好,以一名十五歲的少女來說,足夠好了。配合著音樂和我的舞步,來……左腳、右腳,沒錯,就像這樣……很好。」

歲伊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,遵循著凱斯的命令及稱讚翩然起舞。她沒有上過舞蹈課,充其量在學校運動會上表演過啦啦隊,但那頂多只能稱作體操。然而現在,她的身體卻優雅自然地旋舞,裙擺一圈圈散開,足尖點地、停頓又躍起。

「停下來……」

周圍的目光聚焦到兩人身上,歲伊感到暈眩,但身體仍然沒有停下舞蹈。

「再一會就結束了,妳跳得很好……來。」

一個旋身,歲伊從眼角餘光瞥見戴薇夫人向侍者比劃手勢,燈光氣氛越發朦朧曖昧,人聲樂曲也轉為醉人的呢喃輕吟。

她沒有太認真去看邀請函上以異國文字撰寫的流程,此刻恨不得當時有拽著凱斯要他念出來。現在的氛圍轉變太不正常了,顯然進入了下一個階段。

「凱斯?有事情不太對勁。」她搭在凱斯肩上的手忍不住揪緊,周圍的人們雙雙離開舞池,漫步走入窗邊的隱密座位。

凱斯引導著歲伊原地轉圈,做為雙人舞的句點,向周圍鼓掌的觀眾和侍者鞠躬,他牽起歲伊的手,笑得燦爛:「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,走吧,我們也過去,免得顯得不合時宜。」

他讓歲伊在柔軟的沙發上坐下,放下門口的紗簾布幔遮掩。這區域隱密得很曖昧,一張柔軟的沙發床,足以讓兩人在上面翻滾不成問題。

凱斯雙手撐在沙發邊,俯望著她,距離近得讓歲伊幾乎聽得見他的心跳聲。

「歲伊,陪我演一齣戲吧。」

歲伊遲疑,「……你可別假戲真做。」

凱斯俯身吻著歲伊的額頭,她以為他會用命令逼她就範,但他沒有,反而伸手將她的洋裝拉鍊拉下。她想朝他的鼠蹊部踹去,小腿卻反而被他握住,兩人呈現極度貼合的姿勢。

「你這變態。」

「既然都被妳這麼稱呼了,我就來做些符合變態定義的事吧。」


《END》

入冬了好想寫歲跟凱恩,但總覺得這主題更適合寫這一對XD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月之鄉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