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殭屍島|四月事件活動:舊日記本(上)】




臥草養成了晝伏夜出的習慣。

回想半年前為了學校實習忙得焦頭爛額,半年後世界卻崩毀得猶如煉獄般,他不禁感到諷刺而笑了出來。

原先實習的那所小學沒多久就淪陷了,他帶著遣散前分配到的物資一個人往北方逃去。他雖然對小孩很有一套,卻不是富有同情心的人。更何況高雄並非他的家鄉,他對這裡毫無留戀。

臥草憑著昏暗月光在荒廢的住宅區間行走,大部分的豪宅鐵門深鎖,沒上鎖的代表多半遭人洗劫一空,沒有探索的必要。

身上的物資還夠撐一陣子,首要目的是找到可行的交通工具才行。所有的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均已經停駛,摩托車、汽車也因為汽油補充不易而被排除在清單之外。要是有電動腳踏車之類的就好了。

這一帶的居民已經全面撤離,找不到食物的殭屍自然往其他地方前進,大學時期參加系壘練就的體能和跑速讓他幾度與死神擦肩而過。但如果要回臺中探望家人,光憑這雙腳返回老家時恐怕已經來不及了。

手機訊號時有時無,上一次和家人聯絡時,大家躲在鎮瀾宮附近的小學地下室,雖然條件不好,但至少短時間內安全無虞。他也就放心了些。

臥草同樣收到了關於避難所的消息。

「雖然沒打算在高雄久留,但還是過去看看好了。」他這麼告訴自己。也許能夠換到什麼有利的消息或是可用資源。

來到了作為避難所的廢棄小學附近,附近以廢棄的車輛堆置成臨時的障礙物。看來是淪陷後經過人為整理建設為避難所。現在正為深夜,卻沒有半點人煙火光,莫不是他們過於小心,就是這座避難所又再度遭到遺棄。

他把沾滿鮮血的金屬球棒扔到牆後,手一攀腳一跨,輕巧地翻過圍牆,在黯淡月光照射下,視線所及均是一片廢墟。

臥草自嘲地笑了。本來打算撬開大門離去,一轉念,來到車棚處查看——這裡是高中校舍,果然還停著幾台腳踏車。多處生鏽且脫鍊,大概是這個原因遭到原主人棄置。但修理一下還能騎。

他從草綠色的背包拿出搜刮而來的工具,挑選一輛狀況勉強過得去的單車,將手電筒咬在嘴裡充當照明,彎下身開始修理。

喀鏘、啷鐺……零件組裝的聲音迴盪在安靜的廢棄校舍內。他偶爾抬頭住意周遭動靜,保持著警戒心。

一個人行動久了,免不了有些神經質。

「好了!」

單車的狀況不壞,左邊把手還裝著響鈴,臥草躊躇了下決定保留。接著進行例行公事——就著昏暗光線以炭筆描繪著月光下的廢棄校園,幾絲蕭瑟,幾絲淒涼,更有幾絲詭譎。仿若能聽見從遠方傳來殭屍喑啞的嘶吼和受害者的高亢尖叫……

淪陷的避難所、腐朽廢棄的都市……這個世界,恐怕離末日不遠了吧。

然而即使末日來臨,他心中唯一冀望的只有和家人團聚。

他踩著腳踏車繞到半毀的後門,朝北方騎去。


《END》

文章標籤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