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公寓設定來自原創交流企劃清陽邸


總算可以遠離紛擾的市中心了。

現在的她終於只剩下自己一個人——無論現實上,還是網路上。

得知沒抽到宿舍名額的當下憂喜參半,憂的是她必須開始找房子,喜的是不必再接受宿舍種種規範。

下車後夜窗拖著行李箱,來到位於市郊的套房公寓門口,藍白色的外觀設計一如名稱般予人清爽印象,令夜窗的心情感到平靜舒適。

從今天起,要在這裡展開新的生活了。

中庭看得見其他早先入住的房客,氣氛融洽。夜窗抬頭仰望天空,八層樓的公寓在陽光照射下顯得明亮。

跟管理員寒暄完,拿到鑰匙後沿著樓梯直上五樓。不知道新室友是怎麼樣的人?她再三衡量後選擇了雙人房,既能夠擁有個人隱私空間,也有室友能夠互相照應。她租下的房間就位在樓梯口旁邊而已,出入相當方便。

打開「501」室的房門,映入眼簾的是客廳和廚房合併的公共區域,流理台前站著一抹染著深藍髮色的年輕人。髮尾微卷而不安分地亂翹,穿著以藍黑色系為主,頸間戴著黑繩項鍊,四肢修長,但從體型仍看得出是個男性。

——男性?

夜窗走到門外再三確認房門和鑰匙上的號碼是否相符,忐忑地回到室內。

「嗯?怎麼了?」男子歪頭,對夜窗出出入入的行為很是不解。

「請問,你是不是走錯房間了?我的室友應該是個女孩子……」

「我是尚雅空本人,三天前就搬進來了。因為名字而誤會我性別的,妳不是第一個。」雅空坦然應道,顯然很習慣應對性別被錯認的情況。他拿起剛煮好的咖啡,「要來一杯嗎?」

「都不用……我不喝咖啡。」

「那果汁?」見夜窗點頭,雅空拿出玻璃杯倒入柳橙汁,「無法接受的話,現在換房應該還來得及。」

「沒關係。」

只要是人就可以了。

反正再糟的室友她都碰過,況且,他選的果汁正好是她喜歡的牌子——夜窗對他的第一印象還不壞。

夜窗接受自己的室友不是女生的事實,將行李箱擱下並接過果汁。她打量起這整間雙人套房——配色同樣以藍白為主,靠近衛浴的那間臥室門扉虛掩,微微透出屬於電子儀器的冷光。而另一間房間上鎖著,鑰匙在她手裡。

「妳還在唸書?」

「剛升大二,沒抽到宿舍,所以才會租房子住。」

「通常都會跟同學一起合租吧?」

「這學期我想自己住。」夜窗嘀咕,「至少不想再和人整天待在一塊。」

畢竟是同系,上課當然一起,回到宿舍了還是面對同樣的臉孔,長時間相處免不了產生摩擦,但礙於天天見面,避免尷尬,有些話不是那麼容易說出口。就這樣,許多腹誹和情緒累積下來,一旦爆發了,那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「你呢?」

「SOHO族,接案幫人設計網頁為主,偶爾幫人電腦維修賺外快。如果妳有這方面需要歡迎來找我,價格會算妳便宜一點。」

「為什麼會搬來這裡呢?」

SOHO族都是在家裡接案,沒有特殊原因的話,不需要特地變更自己的居所吧?

「這個嘛……」雅空將咖啡一飲而盡,嘴角上揚,笑得人畜無害。

「和妳一樣,受夠前室友的摧殘了。」

「啊……辛苦你了。」

「換個新環境也好。」雅空把杯子擱在桌上,「那麼,既然妳沒有打算換房間,我重新自我介紹——我是尚雅空,請多指教。」

「我是百夜窗,也請你多多指教了。」


***


夜窗喝完果汁拿到流理臺清洗,回到房間開始整理行李。她將私人物品整頓好後,在行李箱中找到一個小盒子而愣住。

「這個……」她看向粉刷成粉藍色的門板,猶豫半晌,起身走到房外。從小盒子中拿出飾物,掛在房門上。

雅空在起居室藉著午後陽光閱讀雜誌,抬頭問道。「那個是……捕夢網?」

掛在房門上的正是由鳥類羽毛和藤線編織而成的捕夢網,羽毛下還綴著數枚銀藍圓珠。

「一個朋友送的,據說有驅趕惡夢的效果。」夜窗笑笑,「我不太相信這一套,但掛起來蠻好看的就帶過來了。」

「妳和妳朋友,都是『空之結』的會員嗎?」雅空漫不經心地提問,眼神卻銳利地審視著她的表情。

夜窗搖頭,卻沒有如他預期般的撒謊,而是選擇說實話。

「曾經是,但我現在已經退出那裡了。」


《END》


----

總算開始交待這對的故事,也藉機釐清一些之前沒注意到的細節XD
後面那小段是……跟空之結有關的故事w 有點難以交待XD
夜窗在空之結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,這也是她到清陽邸療傷的原因之一。

「只要是人就可以了」這句話其實走過大甲媽的人都會有一樣的體悟(?
曾經在人滿為患、一床難求的香客大樓中,在左邊右邊跟下舖都是男生(會打呼)的情況下一覺到天亮XD
沒辦法實在太累了www,而且那種狀況也不用擔心會怎麼樣啦XDD

文章標籤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