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不成他也住這裡?這是希穎腦海浮現的第一個念頭。

在這場LIVE前,她確實沒有留意過這位舞者的資訊,也許兩人真的每天擦肩而過?跟知名舞者比鄰而居,這種機率比被隕石砸中還要低。

「呃……」希穎想起兩人之間的語言隔閡,頓時語塞,她甚至連他的名字都忘了。她拼湊著自己貧乏的日語詞彙,『那個……』

「悠。」 少年指了指自己,「我會中文,所以不必勉強用日文跟我對話沒關係。」

「您、您也住這邊嗎?」

「不必用敬語啦,放鬆點,剛才還要求被我壁咚的人,現在才緊張會不會太慢了點?」悠穿著稍早的表演服--藍紫色星空底圖的連帽T恤和黑色短褲搭褲襪,雙手插在口袋,一派自然休閒。

沒想到還被他記著,希穎又羞又窘,接著「啊」了一聲,「你會說中文的話,剛剛在舞臺上為什麼要假裝不懂?」

悠在舞臺上被開了許多只有本國人才懂的語言玩笑,他要不是演技超好,就是先跟主持人串通過了,不然臉上恍然大悟的表情怎麼來的?

悠聳聳肩,「這也是娛樂粉絲的一環,大家都看得很開心。」

「那……你在等人嗎?怎麼會站在這裡?」希穎放下手機,打消了報警的念頭,但仍然一樣緊張,興許是剛才與他四目相交後的後遺症,現在難以直視他的雙眸。

「嗯,我被我朋友鎖在門外,正在等他回來開門。」

「如果方便的話,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?」

他側頭,「說吧。」

「你一直住這裡嗎?之前好像從來沒有看過你。也沒聽說有新住戶搬進來……」

「我昨天剛搬來這裡。原本的公寓因為租約到期,房東不給續約而緊急搬家,暫時跟朋友擠一擠,借住幾晚。」悠突然靠近希穎,「不過,妳說從來沒有看過我,讓我有點傷心呀。明明我在網站上投稿了這麼多的試跳影片,卻對我一點印象也沒有?」

「我之前都只關注試唱的影片……」希穎擠出笑,尷尬得無地自容。

「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,這場LIVE妳是衝著睦棠來的嘛。」 悠嘆氣。

「咦?」他、他怎麼知道?

「賓果。」希穎的反應讓悠笑出聲,「睦棠的粉絲這麼多,收到的禮物也滿滿兩大箱,來場者都八成是他的粉絲,這件事在我們演出者之間早就不是秘密了。」

「你的表演也很出色。」希穎誠懇地說道,「我很喜歡你舞跳著跳著,利用舞臺兩側的高臺走廊,在整個表演會場自在穿梭的模樣,投入舞蹈的模樣也非常動人,閃閃發亮。」

悠一語不發地看著希穎,兩人再度四目相交,希穎快速別過了頭,沒注意到悠正一臉興然地觀察她的反應。

「謝謝妳的意見,我很高興。」

她竟然對著初次見面的網路偶像發神經似地高談闊論,吶吶地轉移話題:「走廊的燈我幫你開著吧,至少你朋友回來前不會這麼暗。」

「謝啦。」悠微笑。

一陣輕快的音樂響起,他接起電話,希穎則趁隙逃命似地進入屋內。

她貼著門板深呼吸,隱約聽見悠以日文對話的聲音。她搖了搖頭,放下行李直奔浴室,準備讓熱水沖去一天的疲憊。

她一邊擦乾頭髮,一邊打開電腦,在撰寫今天的REPO前,她先登入常去的影片網站,輸入悠的名字,瞬間跳出一整排的視頻。

希穎選了點閱率最高的「鏡頭」,戴上耳機,摒住呼吸。

悠雖然個子不高,但肢體柔軟度佳、靈活度高,擅長駕馭快歌。這是希穎在LIVE活動官網上看到的介紹,然而「鏡頭」這首歌卻與悠過去的編舞風格大相逕庭。

這是一首描述攝影師心境的樂曲, 透明的木琴音敲出前奏,他在舞蹈中加入對歌詞的理解,以優雅柔和、帶點抑鬱風格的舞姿,隨著旋律舞出躍動的音符。目光不時與鏡頭交會,是在注視著拍攝影片的人,還是想將訊息傳遞給正在觀看這支影片的誰?

樂曲淡出於一陣寂寥的木琴空響,最後一個畫面,是悠靠著牆、眼神低垂,避開鏡頭的拍攝,留下了想像空間。

希穎在貼有悠的標籤影片中流連忘返,連他和別人合作的試跳影片都一一觀賞,回過神時,已經快要天亮。她伸了個懶腰,幸好今天不用上課。

去買個消夜好了。

睦棠是個喜歡在深夜實況唱歌的人,喜歡他的粉絲為了不錯過每次的歌唱實況,多半被制約成夜貓子的作息。

希穎打開門,悠已經不見蹤影,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,要是真的被鎖上一晚,他朋友也太沒有良心……正當她胡思亂想之際,地上掠過一抹細碎流光。

那是一張車票卡,上面還貼著悠的羅馬拼音名字。


<END>

待續!如有雷同純屬巧合>:D
噗浪大頭貼的後續文章,哇咿隔了一年~(去反省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月之鄉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