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【管理人】蝸牛月
此處文章以原創世界「紋字雛型」內相關故事之連載為主
初訪必讀自我介紹日常噗浪刊物資訊進度表


「世界都要毀滅了,還在這裡做舞臺劇道具……妳這麼想的,沒錯吧?」

夕陽西下的美術社教室,地板散亂著顏料及紙張,色彩斑斕。魄跪在地上,正在為道具寶劍漆上銀漆;嚮按照魄畫的草稿,專心地剪著立體星星。

聽見他的詢問,嚮停下手上動作,「我才沒有這樣想呢,即使明天世界就要毀滅,也不能放棄今天,我們的工作就是將這樣的日子延續下去。每一天、每一天,都要好好把握,對得起自己的度過每個當下。」

窗外楓樹葉片飄揚,幾乎融入燃燒般的夕日天空。魄將頭髮塞至耳後,微笑,「既然如此,要不要來客串一個角色?」

嚮一個手滑,差點把五角星星剪成四角。

「你在跟我開玩笑吧?下個禮拜就要公演了, 連道具都做不完,哪裡還有時間去客串角色?不、不對,就算道具做得完,我也不想上臺演出,絕對不行!容我拒絕。」

「不是什麼重要的角色,臺詞也很少,原本的演員家裡臨時有事,當天確定缺席,而戲劇社每個成員都有既定的工作,不能臨時調換也不能砍掉這個角色,社長很苦惱,問我美術社有沒有信任得過的人,但妳知道的,美術社現在……」魄環視空蕩的社團教室,聳肩,「妳是我們僅存的希望了。」

「為什麼一定要找美術社?他們自己的社員不行嗎?」

「妳知道這次劇本是紅蠟燭與人魚的改編作品吧,人魚要繪製蠟燭,為求演出效果逼真,演員必須在演出當下繪製蠟燭才行。這次的蠟燭圖樣是我設計的,雖然不複雜,但演員遴選時,能夠照著這個設計稿描繪的只有那位缺席的社員。」

「繪製蠟燭……」嚮蒼白著臉,「千萬不要跟我說是女主角。」

人魚不會說話,臺詞確實很少,她忍不住這樣推測。

魄揮揮畫筆,「社長可沒這麼殘忍,女主角另有其人,這個劇本改編後,加入與人魚相戀的青年角色,以及忌妒人魚與青年、出售蠟燭贗品的千金,妳飾演的就是那名千金小姐。」

嚮鬆了口氣,隨口道,「既然是這樣,那你去演不就得了,反正蠟燭圖稿是你設計的。」

魄放下畫筆,一臉凝重,「我可是道具組組長,有著監督整場戲劇進行時道具使用情形的義務,要是有道具臨時出狀況,我必須在短時間內完成修補,所以沒辦法接演這個角色。」

嚮不知道該吐槽魄這劈哩啪啦一串冠冕堂皇的理由,還是吐槽他對於自己被推薦去演「女」配色毫無反應這點。長相陰柔、體態纖細的魄,穿起女學生的制服,確實不會有人懷疑他的性別。

「真的沒有其他替代方案了嗎?」可以的話,她真的不想登臺演出。這件事要是讓家裡那票人知道了,肯定沒完沒了,包車揪團來看就算了,搞不好還自架攝影機實況轉播。

魄祭出最後的絕招,「妳要是願意幫我這個忙,我就答應妳一件事吧。」

「好!一言為定,我演!」嚮握拳,她等這一天很久了。

「妳還真是……唯利主義?只要有好處就豁出去了。」魄啼笑皆非。

嚮對他豎起大拇指,「不可以反悔唷。」



公演當天,嚮後悔了。

由於距離正式所剩時間不多,嚮將小型道具做完後,魄帶她過去戲劇社的排練教室,接受演技指導及對戲練習;服裝組也為她丈量尺寸,連夜裁製千金的新戲服。

她第一次進來綠之丘學園的禮堂後臺,入學儀式只見過正面的舞臺而已,後臺這些燈光、布幔等操作設置之複雜,著實超乎她的想像。

魄在嚮迷路前,就把她塞進演員休息室,請服裝組開始替她更衣化妝。

「說是千金……但這也太離譜了吧。」

為了符合時代背景,她穿上了淺藤色的和服,層層包裹,腰間繫上繁複的群青色腰帶,讓她連行走都有困難;短而捲的頭髮往後梳理,以山茶花髮夾別住,施以淡妝。

「這樣就大功告成了!」化妝師愉快地將嚮轉了一圈,很滿意這個成品。

嚮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簡直判若兩人。

「嗯,不說話的時候挺有樣子的。」戲劇社社長出現在門口,痞痞地下了結論。黑眼圈極為明顯,卻依然精力旺盛。「穿著和服會不會影響到蠟燭繪製?即使千金繪製的是贗品,但她出身名門,受過西洋教育,在繪畫上也頗有一番造詣。」

「沒問題,這幾天我回去都穿著和服練習。」嚮輝了揮衣袖,從架上拿起練習用蠟燭,上面是她這陣子練習的成果,藍色蝴蝶以及鳶尾花栩栩如生。

魄設計蠟燭圖樣繁複華麗,起初嚮也以為自己畫不來,沒想到卻意外得心應手。

「那就好,要是在公演上出糗,妳就等著接受處罰吧。」社長溫文儒雅地恐嚇道。

嚮苦笑,「是……」

社長用劇本敲了敲她的前額,「公演快開始了,不要亂跑。」

「魄呢?」

「在後臺第一百次檢查道具吧……昨天都確認過三次了,他還是不放心。」

「我可以去看他嗎?有些道具是我做的,我也想再確認一次。」

「我說了,不要亂跑。我還要去看其他演員的狀況,沒時間去找迷路的臨時演員。」

「我知道,迷路的話我會請魄帶我回來的!」嚮舉手敬禮。

社長翻了翻白眼,「隨妳便。」

嚮帶著手機,往後臺走去。路上經過許多學生,有扛著大型布景滿頭大汗的工作人員、也有正在演練劇本和舞臺走位的演員、還有宣傳組搬運一箱箱文宣傳單及周邊贈品,大家各司其職,希望這齣劇碼呈現得盡善盡美。

嚮在舞台左側入口的角落找到魄,紫色長髮紮成俐落馬尾,左前髮別著標誌性的三枚白鐵髮夾,他手裡抱著夾板,一項項清點展示架上的道具數量,神情專注。

嚮安靜站在他背後,莫名焦慮起來。

「既然來了為什麼不出聲?」魄像是有心電感應般,一完成手邊的工作,便轉身對上她的視線,「妳想嚇我還--」

魄的聲音戛然而止,目光落在正裝打扮的嚮身上,一語不發地打量著她。

「拜託什麼都別說。」嚮一臉尷尬,不自覺地摸著髮鬢,深怕有哪個地方亂了套。

「比我想像中還要更加適合妳。」魄微笑,輕拍拍她的肩膀,「不過呢,千金小姐應該表現出更有自信一點,妳的髮型、服飾、步伐都很完美,在舞台上,妳不是嚮,妳是出身名門、接受貴族教養及藝術薰陶的菖蒲大小姐。」

嚮揣摩這個角色好幾天了,還是抓不到精髓,只能映著頭皮點頭,「好的。」

魄看了看手錶,「距離公演只剩下一個小時了。先和大家會和吧。」

知道嚮行走不便,魄特意伸手讓她挽著,兩人一同走向演員休息室。在兩人的背後,厚重布簾遮掩的一角,流沙般的細碎虹光一閃而過。

魄駐足回頭,「總覺得……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不,沒事。」魄眨了眨眼,「翎筆都帶著吧?」

嚮頷首,輕拍了拍寬大袖口內的暗袋。雖然距離預言中世界終結那日還很遠,但難保不會有些激進份子,選在人數眾多的場合鬧事。

他們絕對、絕對會讓這場公演圓滿結束。


《END》

啊…總之下篇待續XDDD
嚮跟魄相遇沒多久的青澀時期。魄的個性跟當初相差很多XD
現在的版本根本是個學霸無誤。(私心很重)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月之鄉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kami
  • 敲碗求後續!喜歡關於舞臺周遭忙碌情況的描寫,想看演出的情況啊啊啊!劇本在這篇中窺見一小角就覺得應該是很棒的故事!
  • 我一直很猶豫這系列到底要直接寫長篇還是繼續短篇下去...寫長篇超沒有耐性QQ
    本來這篇完整來說是包含整個演出過程和衝突事件的,但寫完就真的會爆字數+遲到所以先截斷在這QVQ 謝謝kami~~~❤

    蝸牛月 於 2016/11/01 10:5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