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鴉世|神的孩子(三:規則)】


——一體兩面是這個世界的規則。有人收集夢與回憶,就有人吞噬夢與回憶。

凱恩腦袋湧現今天的筆記,一邊和勿視練習對打。現在已經是下課時間,但凱恩為了檢視自己這段時間的學習成果,提出跟勿視一對一搏擊的要求。

非禮機關分為三個部門,機關部門、實習部門和後援部門。實習生自實習部門畢業之後,會依照成績編入機關部門或後援部門。他想進的就是機關部門。

凱恩從老師身上學到許多培初沒有告訴他的事實。例如在內城外還有一層外城,但生活在內城的孩子,在成年前是不允許到外城去的。他們被妥善保護,在成長到足以獨當一面時,才准許接觸那些與他們不同的靈魂。

勿視是凱恩的老師之一。非禮機關的三巨頭——勿視、勿聞、勿言,三人會輪流為這些新生開班授課。內容以蜜蜂的歷史職責解說、能力培養和實戰練習為主。他也是培初親自委任好好教導凱恩的人選。勿視不排斥這樣的工作,甚至可以說是感興趣的——他從千年前就認識培初到現在,還沒見過他對誰投以這樣的重視。

他很好奇,凱恩會是「下一個」嗎?

勿視臉上不曾顯露疲態,猛烈的攻勢讓凱恩招架不住。他素來以高強體術著名,甚少有新生膽敢在課後獨自挑戰勿視。夕陽從窗框外斜射而入,獨立的搏擊訓練室內凱恩滿身大汗,勉強接下一記腳踢,穩住呼吸後退,壓低身姿俯衝,試圖攻擊勿視的腰側空隙。

然而勿視老早就已經「看到」凱恩的打算,側身閃過、接住凱恩的拳頭,借力使力將凱恩摔了出去。

「還不夠。你以為這種程度就足以應付突發狀況了嗎?」

跌坐在地上的凱恩氣喘吁吁,「有後援部隊在……不需要擔心夢魘吧?」

勿視搖頭,「就是因為有後援部隊在,才更加不能鬆懈。沒有人能夠保證夢魘不會突襲樂園。萬一後援部隊被打倒了,誰該挺身保護樂園?」

「……蜜蜂。但我沒想過,後援部隊會被打倒……」

勿視雙手環胸,淡然搖頭。雙眼被黑布遮蔽住的緣故,看起來更加高深莫測、難以捉摸。

「樂園像是一個蜂巢,蜜蜂下去各界採收花蜜——簽下契約的靈魂——回來,讓人們在此地安心完成未竟的夢想。這就是你們的職責。所有的蜜蜂都必須有上戰場的覺悟。」

凱恩沉默半晌,「老師,我們的敵人,真的是夢魘嗎?」

夕陽餘暉映射在凱恩稚氣未脫的臉龐上,這樣的角度令他看起來與培初更加神似。凱恩不像平常一樣笑嘻嘻的,沈靜的側臉彷彿他已經窺探到那被刻意隱藏的真相。

夢魘會吞噬夢境和回憶,影響人類的精神狀況。是一種誕生自負面情緒的產物,夢魘的中樞謂之「曰」,命名由來已經無從得知。負責蒐集回憶與願望的蜜蜂自然容易被他們盯上。

至於究竟是夢魘先誕生?還是集中願望與回憶的樂園先出現?兩者的因果關係同樣埋沒在時光的洪流之中。

「除了夢魘以外……是不是還有什麼,在威脅樂園?」

勿視一怔,有那麼一瞬間,他彷彿看見初次相遇時的培初。他拉起凱恩拍了拍頭,後者露出不解的迷惑神情。

「我很想告訴你答案,但是規定就是規定。想知道答案的話,就往上爬吧。進入機關部門後,自己來找尋真相。」

勿視彎起嘴角,看著凱恩眸中燃起的堅定,他知道這孩子追上來的那天想必不遠了。


《END》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蝸牛月 的頭像
蝸牛月

月之鄉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