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鴉世|神的孩子(二:學習)】


「蜜蜂為什麼需要作戰能力?」

以實習生的身份進入非禮機關後,凱恩在勿視親授的入門課堂上如此提問。

其他同學埋頭抄著筆記,只有凱恩神情認真地望著他。勿視在接下這個職位時,便因為承擔龐大力量而失去視力,他習慣透過鴉靈元感知萬物的存在。即使眼睛看不見,心的視線卻看得比誰都遠。

勿視沒有準備教材,那些應該授予這些新生的內容每年不斷複誦,早已深深烙印在腦海中。

「每位新生必須具備一定體術能力,並具有熟練操縱鴉靈元的技術。未來會以此作為你們分發單位的依據。不論你們分配到的職位是否需要戰鬥,將來萬一遇上突發狀況,所有蜜蜂都需要投入前線作戰時,已經接受過訓練的你們才不至於慌了手腳、不堪一擊。」

「原來如此,謝謝老師。」

勿視觀察著這名千百年來和培初相似度最高的孩子,與培初如出一轍的璀璨金髮及俊秀五官,十四歲的外表仍透著稚氣,比起同齡生多了股沉著。

凱恩面對環境轉變所表現出的態度,和培初靜如止水的反應不同。身為神的培初向來位於「外側」,以旁觀者的身份自居。凱恩則是走在中間,風一般澄澈無色,卻也擁有風那難以捉摸的特質。

若說培初總是站在岸上漠然觀察,凱恩則是赤腳走入溪中、讓水慢過腳踝,處於進退皆易的位置。

——有意思。

這孩子不介意去碰觸這些混亂、混濁的事物,相反地,他很能在這些漩渦中秉持自我。身為蜜蜂應做的不是只有效忠主神而已。許多神的眷屬缺乏自我意識,在為機關效命時總傾向隨波逐流。雖然那樣對蜜蜂的工作並無特別影響,但長久下來,容易導致機關變質。

他還能撐多久?培初還能撐多久?

這個組織已經存在上千年了,曾經變質過一次也付出慘痛代價。勿視雖沒有親身經歷,但忘不了培初帶他去事發地點時觸目所及的枯草荒原、斷垣殘壁。那裡是樂園的初始之地,卻被「天使」毀於一旦。

凱恩在筆記本上書寫幾段文字,又抬起頭。

「跟什麼作戰呢?」

「夢魘。」勿視勾起微笑,雙眼被黑布蒙蔽,卻透著讓人悚然的笑意。

「或者,對蜜蜂來說,亦能稱作蜘蛛。」


《END》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蝸牛月 的頭像
蝸牛月

月之鄉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