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然後啊,雨天就這樣把路人的大衣脫掉,成為了最後的贏家。好了!故事說完了!」

「咦?跟小流媽媽說的版本不一樣耶,不是太陽很溫暖,路人覺得太熱了所以才脫掉嗎?」

「對呀,明明下雨跟刮風都會造成反效果,讓路人反而把大衣拉得更緊呢。」

「太陽加強了自己的威力,路人受不了酷熱,把衣服脫光了跳進水裡游泳啊。」

四五個孩子圍繞著自己,紛紛對剛才的故事提出意見。蓼人輕敲他們的頭,臉上是溫和暖笑,「一個故事本來就有多種版本。小蓼哥哥最喜歡的就是雨天這個版本。」

大學畢業之後,他在以前服務學習的育幼院受到院長僱用,熟悉他的孩子們自然是樂得很。每天纏著他說故事,或是到外頭玩老鷹抓小雞。

「為什麼呢?太陽很溫暖,雨天跟北風都冷冷涼涼的好不舒服哦。」

「歡兒也不喜歡北風。」小女童眨著眼,眼眶中蓄著淚水,「路人明明冷得很,北風還要把衣服吹掉,太過分了。」

「對啊,下雨的話也不能去外面玩,雨天最討厭了。」

「可是啊,沒有北風的話,動物要怎麼知道冬天到了呢?冷冷的風一吹過,大家在下雪之前就知道要好好找個地方過冬了,這樣才不會措手不及。」蓼人將歡兒抱在懷裡拍撫,繼續解釋,「至於雨天也有雨天的好哦。如果一直都不下雨的話,外面的草地跟樹木會怎麼樣呢?就像人如果一直都沒有喝水,一定很難受吧?」

「這樣花花跟草草都會枯死,歡兒不要這樣……」歡兒眼看就要哭出來了。

「所以啊,不管太陽、北風,還是雨天,都各有各的好處。」蓼人聽見腳步聲,唇角浮現笑意,「對不對,小雨哥哥?」

陰雨身上有別於以往的深色服裝,穿著粉藍的襯衫和黃色圍裙。頭髮也留長了,在腦後紮了個短馬尾。動作俐落地把一碗碗的香甜綠豆湯按照對應座位放好。碗身畫著各式各樣的童話,顯然是手工製作。綠豆湯冒著熱氣,飄散的香氣立刻吸引了孩子們的注意力。

「啊!小雨哥哥來了!」

「哇!綠豆湯!」

「雨哥哥做的甜湯最好喝了!」

蓼人帶著幼童們入座,一一輕摸他們的頭。

「好了,都乖乖坐下來喝吧。不可以邊喝邊說話,嗆到的話會很難受的。」

「剛才你問我什麼是不是?」陰雨假裝聽不懂,一邊照料著孩子們

「雨天把路人的衣服都淋濕了,路人怕感冒於是只好把衣服脫了。讓雨天成為最後的贏家。這樣的故事結尾你覺得怎麼樣?」

「你喜歡就好。」

「所以你不喜歡這個結尾了?我可是按照事實說呢。」蓼人眨眼。

陰雨幫忙擦拭著孩子們滴落的綠豆湯漬,淡淡吐嘈,「事實不一定能讓大家都願意接受。混淆小孩子的認知這麼有趣嗎?」

「我只是提供他們思考的機會嘛。每個童話故事如果都用一樣的角度去述說就不有趣了。我還有很多個版本可以說給他們聽呢。」

「鬼點子倒是挺多。」陰雨語帶笑意,「最喜歡的是剛才那個版本嗎?」

「最喜歡的是……」蓼人想了想,「北風、太陽、雨天,脫完路人的衣服之後,一起跳進河裡游泳玩耍的版本。小雨呢?」

「跟你的一樣。」陰雨現在已經習慣笑了,那其中卻也透著對另外兩名好友的思念。

「大陽跟阿風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?」

他們紋主之間似乎有某種特殊聯絡管道。太陽跟北風離開時連手機都沒帶走,寄了幾封電子郵件也是石沉大海。對他們那種數十年如一日、不在乎光陰流逝的紋主體質,不會理解蓼人這一般人類對於失聯的不安吧。

「他們沒事的。之前有託人捎了字條給我,說在藍本家領地找到了縷姐。」

「在水一方……原來是這個意思啊。藍本家所在的尊樂鄉境內有許多湖泊,怪不得說在水一方……倒是不知道,阿風跟太陽之間的問題解決了沒有?」

「無論最後兩人怎麼發展……都希望他們能夠得到幸福。」

「那你自己呢?得到幸福了嗎?」

面對蓼人明知故問的調侃,陰雨輕笑,湊上輕吻著唇角。

「……早就得到了。就在眼前呢。」


《END》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月之鄉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