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陽和陰雨下課回家後,也聚在蓼人房裡。三個人共同對著他的背脊研究了老半天,就是沒有看到北風說的那個字。

「會不會是有時效性?只能看見三秒鐘?」

「那為什麼只有一個『在』字?沒頭沒尾的,不像是縷的風格。」

「小蓼,那時候你們單純在討論報告?」

蓼人無奈點頭,難為他在酷寒冷冬光著上半身任人評論,現在還要接受他們的質疑目光。

「不然我還會和他做出什麼事情來嗎?我對他又沒有興趣。我可不是那種人。」

「這可難說。畢竟我們不清楚條件,任何細節都不能漏掉。」

「阿風,那時候你是不是對他做了什麼?」

北風聳聳肩,拿出拆封的巧克力棒,「我餵他吃了這個而已。」

太陽和陰雨又轉回去看著蓼人,他被三人看得想拒絕也不好意思開口。縱然說過不想被勉強,但他們眼神中流露著對於這則訊息的殷切期待與重視,實在很難讓人忽略。

「……好吧。」

蓼人接過巧克力棒,咬食了一口嚥下。甜味在口中擴散開來。北風、陰雨、太陽三人盯著他的背脊看。只有因為寒冷而立起的雞皮疙瘩,太陽見狀舉起手召喚暖符,掌心貼著裸背注入溫暖。

「沒有變化。阿風,你過來餵他吃。」

就這樣,三個人輪流餵著上身光裸的蓼人吃巧克力棒。

「還是沒有。」太陽雙手環胸思考,「一定是我們弄錯了什麼……」

陰雨輕聲詢問:「或許跟巧克力棒根本沒有關係?」

太陽點點頭,「阿風、小蓼,麻煩你們再把下午的對話重複一次。大致上說了什麼就好,如果有特別留下印象的感受跟身體變化,也一併說出來。」

畢竟是適才的事,兩人稍微回憶一下開始對起對話。從家鄉報告到擷憶使、家主和最後的笨蛋二字。北風省略了退出的話題,蓼人也瞞著還不知道是被開玩笑時、心裡滑過的那道莫名暖流。

「……難不成是被罵才有反應……」北風恍然大悟,「原來小蓼是被虐狂嗎?」

「你才被虐。」蓼人不悅地把衣服穿上。不用他們一一檢定,他就已經猜出個大概了。

——只要讓他感覺到溫暖、被感動,背上的字就會浮現。

始終不明白縷人設下這個門檻的用意是什麼。當時的說法是只要他們真心待他好,然而這說法不僅危險也太很模稜兩可。對他好的定義是?如果三人認為那是好的,但他完全不那樣覺得;或是恰好相反,他們隨性的一個舉動,就讓他感動不已,那樣也是真心待他好嗎?

北風無意間開的小玩笑,讓他的背顯出了字來。若說真是待他好,那北風後來一笑置之的行為不是顯得蓼人自己的情感可笑?

「看來因素跟餵食無關。」覺得心情複雜的蓼人看了北風一眼,邊把衣服拉好,「更不是被虐。」

「嘛,別這麼嚴肅啊。至少已經有了進度,第一個字是『在』。」

「第一個字是『在』嗎……?」

太陽也若有所思地咀嚼著這個字的含義,看能不能聯想到什麼;陰雨則是埋頭讀著從交誼廳借來的詩經,看來是對蓼莪居的典故挺感興趣。

「時間也不早了,我去做晚餐。吃咖哩沒意見吧?」

陰雨點點頭,北風舉雙手贊成,太陽也回以微笑。這三人挺捧他場。

雖然說是收留,但眼前三人還是有按時繳交房租,甚至遠超過縷人訂定的租金金額;再說一人份跟四人份的食材也差沒多少,久了便習慣順便做他們的飯。看他們將桌上菜餚掃光,倒也是一解白天屢次被突襲脫衣的無奈脫力感。

北風不怕死地輕捏著蓼人的臉頰,「小蓼在生我的氣嗎?」

蓼人皮笑肉不笑地應著,「是的話又如何?」

「那正好,讓我幫你一起做晚餐吧!」

「阿風要下廚,還真難得。不知道有沒有進步?」太陽轉了轉手部和身體的關節活絡筋骨,「挺有趣的感覺,不如我也來一起幫忙好了。」

蓼人拍掉北風的手,「我記得你的報告明天截止吧,趕快去寫。被當不要哭給我看。」接著望向太陽,「你週末要準備吉他社的成發不是嗎?有時間還不快點去準備。要是彈錯的話我就錄起來給縷姐看。」

太陽跟北風登時啞口無言,前者失笑,後者聳肩。

蓼人的視線最後掃向陰雨,他抬起頭,近千度的近視讓他必須半瞇著眼睛才能聚焦在蓼人身上。微側著頭像在詢問有事嗎?火災當日到現在還找不到機會跟陰雨道歉,蓼人不自然地別過頭,走出房門,下去交誼廳準備晚餐。

「剛才那模樣,可甄像極了縷姐呢。」

「這可不是?畢竟是她選定的人。」

「他還在針對小雨嗎?」

陰雨面無表情,語氣極為平淡,「無妨。」

「大概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面對吧。」太陽瞅著陰雨淺笑,也拋了根巧克力棒給他。

「跟縷一樣。心生愧疚時就會逃得遠遠的。不追回來可不行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月之鄉

蝸牛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